第一章

  那是夏天的一个晚上,妈妈因穿得太暴露太性感,一上车被几个壮男看出了隐情,妈妈雪嫩粉茎上的洋人的吻迹太明显了。正当这几个男人急着向妈妈这边靠过来时,新上车的几个壮男直接围上了她。妈妈正对市面上男售票员,有两男人按住她从后面乱动,另一男摸她乳房,上衣纽扣一下子开了,妈妈雪白丰圆的乳房一下子弹出来,那售票员眼直直地盯着看,口水顺着咀角淌下来……。
  很多人向这边看着,但见那几人很凶,就不敢明着看了。
  几个男人似乎特有玩女人的经验,上一其手,不一会儿,妈妈就开始小声呻吟了。
  车继续向前驶着,早过了我们应下车的车站。
  但妈妈好象被他们揉弄得顾不得下车了似的。
  后来,那些男人下车了,最后一个在车门口,说了声“下车”。我妈妈竟拉起我的手,跟着下了车。
  我在路边树林撒了一下尿,路上偶尔还能见到行人。路灯也很亮。
  这时,从树林里边传出妈妈娇滴滴的呻吟声……。
  我直过去,看到妈妈雪白的上身已经被完全脱光了,她扶着树,呻吟着,一个雄壮的男人在她身后正在狠劲地奸操着她。
  边几个男人在她身旁揉弄着妈妈,很快就换了一个男人,从她身后抱紧妈妈又狠狠地奸操起来……。妈妈呻吟的声音越越大了……。
  后来,一男脱下上衣辅在地下,他们把妈妈按在地下,分开她的雪白的双腿扛在肩上,压着妈妈狠劲地奸操起来,妈妈忘情地娇叫着,呻吟声更大了。
  不一会,又换了个男人,妈妈又被他按住,那男人简直发狂了一样,“呱-呱——呱”地砸着操上了妈妈,妈妈下身阴部不时地发出“噗滋-噗唧——噗滋-”的声音,那声音很响——
  后来,又换上去一个男人,好象是在公车上从妈妈身后乱动的那个男人,他按紧了妈妈,狠劲地操了几十下,妈妈被他操得竟仰起脸儿,张开咀吐舌头了,那男人一下子亲住妈妈,腰和屁股发狂地操动,妈妈刚抱紧那男人,她的下身阴部立即就传出很响的“噗——呱——噗唧——呱唧——呱——呱”的声音。
  这时,那男人喘着粗气,问妈妈说:我们谁操得好?妈妈呻吟着,娇喘得上不来气了,半天才说“——都——好——都好——”……。
  后来我又去撒尿,回来时,见一个40多岁大胡子的男人,正按住妈妈狠劲地一下一下地奸操着妈妈……。
  这时,那个问我妈妈话的男人在她耳边说话,开始听不清,后来见他拿着笔和纸,听妈妈边呻吟着,娇喘着,边断断续续地对他说我家的地址和电话…。
  后来我记不清楚了,靠着一颗树睡着了……。
  突然,妈妈颤声呻吟,娇叫和呻吟的声音很大,我醒了,发现刚才那些男人不见了,一个戴红袖章的男人,光着下身正按着妈妈狠劲地奸操着……,还人个戴红袖章的满头是汗,站在旁边看着,说“这女的滋味真好,真白…”。
  第二天,我晚上回来,看到家里五个叔叔正在抱着妈妈在客厅里谈笑,一个叔叔就是在公车上从后面抱着妈妈狠动的那个男人。妈妈仰在她怀里,只穿了睡衣,好象刚洗过澡,不停地和男人亲咀儿,脸儿红得象三月的桃花。
  那年我六岁,很多朋友都知道,妈妈是17岁生的我。
  二、妈妈在家里被邻居叔叔扛起雪白的双腿
  妈妈和爷爷乱伦交媾的事,终于被邻居陆叔叔首先发现了。这个陆叔叔很帅但特别壮,他家在解放前几代人都是开妓院为生。记得,他经常玩弄我,后来才知道他喜欢玩孪童。一天下午,我回家看到陆叔叔站在我家门外往里看,用手套弄着他特粗大的肉棍,(说实话,他已经让我给他用咀嘬过几次了)他见我走过来,就摆手让我过去,按着我的头入到我咀里边插动边说:“你妈妈真好看,真白,你妈妈让你爷爷操得都没魂了,你妈妈挨操时真美死了——”这时,我也听到妈妈娇声呻吟,还听到爷爷粗喘声,那种“噗唧——呱唧”的声音一阵比一阵响着。后来,在几个先后奸操上我妈妈的邻居中,陆叔是最早玩上妈妈那雪白娇美的肉体的男人了。
  三、开妓院出身的陆叔最会玩妈妈
  陆叔的肉棍子好粗好硬,有时直顶到我嗓口,弄得我发呕。他边不管不顾地奸淫我的咀,边说:看你妈妈啊,天生床上尤物啊,你妈妈最后一根骨头都被你爷爷操酥了……。噢…你妈妈的阴唇好把啊…那么红啊…定是被那些外国人给操过了,寂是被那些老外先给操过了啊……。你爷爷真会拣时候啊,你妈妈被那些老外操得骨软筋酥的时候,再操上她,那才真他妈过瘾啊,你妈妈这时候里头定是滑热难当,又嘬又颤啊——啊,你妈妈被你爷爷操得又要丢身子了,啊…你妈妈又丢了-又丢了……这时我听到妈妈连声娇叫,那噗唧呱叽的声音象好几只脚踩进泥浆里的声音,陆叔突然叫——噢——我不能泄,我要留给你妈妈,等你爷爷一走,我就接着操她,你愿意让我操上你妈妈吗?陆叔从我咀里拨出带水的粗大肉棍,把我翻过身来,扒下我的短裤,顶住我的后庭说,啊呀——你和你妈妈一样白嫩啊,你说,愿不愿意让我操上你妈妈?这时,猛地一阵疼痛灼热,我觉得眼前一黑,后庭被涨满了,我扭身想躲,陆叔那铁钳般的大手夹紧得我动不得,“愿意——愿意——我愿意——”陆叔好象停住了,我只觉得热涨,眼前一片彩色的星花儿……,陆叔空然不动,似屏听什么,这时妈妈的娇喘、呻吟和那种呱呱噗唧的声音混成了一片,爷爷喘着粗气大声问妈妈:那个约翰操了你多长时间?他比吉男玩得好吗?……妈妈呻吟着,娇声说着什么,又好象和爷爷撒娇(妈妈在爷爷怀里撒娇是经常的,有时,好象我根本不存在似的)这时陆叔双动了,但好象怕什么,并不大动,这时听妈妈大声地娇吟起来,那急急的“呱滋呱唧”声越来越快,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呱呱呱呱”的声音,妈妈呻吟声颤抖了,象中了电似的呻吟着,突然,陆叔说:你爷爷要给你妈妈了,给了,给了,真的给你妈妈了……。我们先躲起来……。良久,爷爷头上冒着热气,从妈妈房间里出来,可能是到街对面的茶楼群里品茶去了。陆叔闪身进了妈以的房间。(等续)想和我交流的同道中好友,或喜欢想象妈妈被奸的朋友,请与我联系并请附你的想象或经历,谢谢。邮箱:china1228@163.com我的QQ:15574481,注意,请注明:同好二字。再次感谢已来信的29位朋友。

  四、看妈妈被黑人父子比赛奸淫的实况
  ……星期三的下午。
  好不容易等到三点钟,我连忙向老师请假并很快往家赶。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我看到
  爷爷和浑身是汗的陆叔叔在胡同朝阳的墙边正要下象棋,见我回来,他们相视一笑,不动声色地摆棋欲奕。我进了院子,果然看到妈妈房间的门是关着的,窗帘拉得很严,妈妈在窗台上又放了盆水仙花。
  我悄悄绕到北院的后门,来到妈妈房间的后窗下,又站到条橙上。
  这时,听到妈妈的娇柔的声音,“唔…噢…你轻…轻点……”。妈妈娇媚的呻吟声时隐时现,我屏住气,用早备好的铁丝伸进窗缝,挑开些窗帘,又开始了“现场观摩”——
  夏天,后玻璃窗是打开的,窗帘一被挑开,屋内一切自然能视听如侧。
  妈妈房内家俱极为典雅致,粉色的床头灯光柔和温馨,使人感到如置仙境,精神极易放松又极易集中。我看到妈妈房里的卫生间门开着,陆叔的肥大短裤,裆里湿漉漉的,很不整齐地扔在洗手池上,我猛地明白了正要与爷爷下棋的陆叔为什么满身大汗……。
  随着妈妈一声娇哼,我看清了站在她床沿前的雄壮如牛的黑人比利和他那条黑得发亮的粗大得吓人的阴茎。好家伙!他是个二十多岁的黑人叔叔,个子比妈妈要高出两头多。
  比利叔叔的左手从妈妈紫罗兰色衬衫的下摆伸到她雪白酥嫩的胸前揉摸着,右手伸入妈妈的争短裙内缓缓轻柔地动着,他厚厚的黑嘴唇不停吻着妈妈因高盘头发而裸出的白嫩粉颈。说实在的,妈妈是那么典雅高贵,她是那么娇秀灵美,她在大学时,老师同学都知道形容她的那句话:“她的眼睛,看神一眼,神仙下凡,瞟佛一眼,佛立地还俗。”如果没看到这样的现场,妈妈不容亵渎的美貌,妈妈的高雅气质,只要是个人,就铁定会认为妈妈绝对是一个极其端庄典雅的极美少妇。
  但现在,妈妈已经被这个陌生黑人弄得秀发纷乱,衣衫不整,阵阵娇喘,谁都看得出来,她的身子已经酥软无力了,她已经被弄得不行了,正缓缓软软地仰躺在床沿上,任这个生的黑人按住,正半推半就,好象要阻止他的淫弄,又象在引导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妈妈艳若桃花的脸儿此时艳丽已极,不知道比利叔叔低头对妈妈耳边说了什么,妈妈羞得“嘤嗯”一声,双手捂着脸,浑身微颤,好象整个人慢慢溶化了似的,任这个黑人解开她衬衣上最后一颗翡翠色的小纽扣,慢慢启开双唇,香舌轻吐,任比利厚厚的黑唇狠命吻住……。
  黑人的特大黑手动作着,妈妈象被剥开的香蕉,雪白粉嫩的肉体完全地裸露出来了,当妈妈的粉色薄纱乳罩轻飘到了沙发上时,她雪白圆挺的双乳弹跳而出,丙颗樱桃已然支立起来,在雪白酥胸上微微颤动着,黑人大咀一张,猛地扑上,一口咬住右乳,另手不停地揉撮左乳,纵情地猥亵淫弄起来……。
  妈妈雪白柔嫩的身子再无片缕掩遮,只有她细细长跟的高跟鞋,随着盘在这黑人腰上的雪嫩双腿不颤动着……。妈妈的内裤三角区是以两颗按扣相连的,只要手指轻一弹就会打开,极为方便。
  妈妈的贴身用品都是由上海“培罗蒙”的一位裁缝伯伯专门来北京为她定做的……那伯伯是用进品性药的行家,在我家小住的那几天,每夜都让妈妈着着实实地呻吟了个通宵…。
  这么高级的贴身内裤,现在的连接处湿淋淋的,早被这黑人扔在沙发上……。
  比利叔叔的中国话和许多外国人学说得一样,既有一定的京腔也显得有些滑稽——他轻声“冻结”了妈妈的举止,“啧啧…玉茹,你真美,美得让我快喘不过气来了……。”他边继续淫弄着妈妈边由衷地赞叹着,边左右摆动下巴欣赏着妈妈极美的娇柔肉体,在他与床头灯之间所形成的阿娜剪影,双手象要测量妈妈的腰围似的在她腰间卡了卡,随即,他丑陋黑透的大手又揉撮上了她的雪乳,不时地“咋咋”有声地轮流吮咂妈妈乳头,妈妈轻声呻吟着同,她雪乳上的双樱更挺立了。妈妈每个呻吟都似乎在煽动这黑人叔叔的淫欲。
  终于,比利叔叔乌黑巨大的阳具顶到了妈妈艳若桃花的嫩脸上。
  “天啊——!”我不由惊叫了一声。比利叔叔的阴茎黑得吓人,实在是太大了,它乌黑乌黑
  的,虽然此时还是半软不硬地向前下方垂着头,可足足有六寸长,直径怕有四厘米。它
  象条黑色的巨蛇,一根根隆起的经脉怒涨绷出,背上湿淋淋的,满是妈妈溢漾给它的情水,吓得我的心几乎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不禁浑身冒汗。
  不知何时,爷爷、陆叔和后院的杨叔叔都站在我身后,也一起屏着气看着眼前的一切。
  突然,妈妈娇喘个不停,呻吟娇嗲起来,一声比一声大,象带有几分哭泣……。
  比利叔叔的情态好象很欣赏面前这位中国美少妇被奸操得上不来气儿的样子,看着她被操得满脸妩媚的羞臊表情,似在享受妈妈被奸操出来的“凄美和羞臊”,他腰部向后一撸,拉出怒涨冲天的粗大黑肉棍,带着几丝清亮亮的水线,离开了妈妈水汪汪的“蜜桃”,把颤动着的龟头送入妈妈嘴里:“再给我嘬嘬……”“嗯……嗯……”妈妈娇羞仰起脸儿,美妙已极地双目瞟看着比利叔叔,先是不停地用咀唇舔抿,接着就垂下眼睑,慢慢地张咀“0”——含嘬吮舔起来……。她舔嘬得轻缓而细腻,白嫩的玉手“把扶”着黑人粗长吓人的阴茎,嘬得比利叔叔“噢——噢——嗯噢嗯”地喊叫起来……。突然,这黑人猛地按住妈妈的头,用力地操动着…。妈妈“唔……唔……唔嗯……”闷叫几声,吐出比利叔叔的阴茎,娇喘着:“不行了——你……你的太长了……”她伸手到枕头下拿出一块雪白的方巾擦着口角,比利叔叔怒昂着被妈妈嘬舔得湿淋淋巨大黑棍,经脉棱暴,龟头水汪汪的,已膨涨展到七寸多长,……。

  突然,他一个猛扑,妈妈娇呼一声,被他翻倒仰躺到床沿上,他乘势提起妈妈雪白粉嫩的双腿,分开压住,双手前探撮揉着妈妈雪白肥硕的乳房,把脸埋在妈妈的双腿中间猛吸狠舔起来,……。
  从我这个方向虽然只能看到妈妈小腹下高隆的肉丘,而看不见比利叔叔口唇的活动情况,但他时轻时重、时急时缓的舔舐、吮吸动作却看得清楚,那“啧咂啧咂”的声音也清晰极了。
  妈妈“噢==嗯==唔——啊”的娇喘着、呻吟着、扭动着,她雪白美妙的乳房乱颤起来,妈妈又不行了……。
  妈妈好象还有意识,象知道有人正在窗外看着她被生的黑人淫弄奸操的情景,妈妈心里明白,这个正在淫弄奸操她的黑人走后,接着就会发生什么情景,她的身子又会尝受到什么样的滋味儿……。她的一双美目惺惺朦朦,几次向我们看她的方向瞟来羞臊至极的目光。
  我看到,大人们被妈妈的娇羞的目光逗得裤裆支起老高了,不知他们正在观看的“丝绢片”,和他们享用尝受过的极妙滋味,正怎样煎熬着他们对妈妈雪白美妙的肉体的饥渴。
  比利叔叔在妈妈阴部品玩得无法尽兴,已站起身子,右手用粗大油黑的阴茎“啪啪”地敲打妈妈的粉肥肉丘,接着他龟头点击妈妈的肚脐眼儿之上一大截;而他这么一“揿”,使硕大龟头愈显凸胀,冠状体下沿儿居然超出冠状沟差不多有一厘米。
  妈妈将头枕在比利叔叔的左大腿上,右手搬下他粗长的黑阴茎再次把龟头含进口内吞吐起来,而她的双腿却对着台灯方向大大地张开了——啊!妈妈的美妙阴部一览无遗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首先发现妈妈今天把本来就细软稀少的阴毛刮得干干净净(刚才比利叔叔为她口交时
  还真没看清),这样一来使她隆起的阴阜倍显肉感,那两片不知被多少中外男人奸操冲戮过的大阴唇依然是那样的洁白光嫩,它们紧紧地抿在一起,中间只有细细的一道两寸多长的凹缝,真正象古人小说里描写的是“玉蚌一缝”,此刻,妈妈肥美的阴部,肥红粉肿的特别呛眼,稍有经验的人一看便知,妈妈在十个小时内曾被不止一个男人着着实实地狠奸狂操过。她的情水和比利叔叔的唾液溶在一起,整个阴部一片水光,那条凹缝中爱液溢漾,连后面的小菊花周围都是湿涔涔的。
  我正美美地观赏着我的“出生地”,不想比利叔叔大大的左手离开了妈妈的豪乳慢慢向
  脐下滑来,一下子就扪盖了她的整个阴部。“他妈的”!我暗暗骂了一声,无奈地把目
  光移向妈妈的脸。妈妈的脸上满是妩媚迷醉的神情。
  比利叔叔先是用巨阳在妈妈光洁无毛、肉嘟嘟的阴阜上轻轻抓挠了几下,慢慢划向她丰厚阴唇之间的凹缝,浅浅一入-复轻轻抽出,在离开阴道口的时候,妈妈的阴唇翻张开来,象极美的玖瑰花绽放,他再次给妈妈奸入,连续二十几次,妈妈再也不住这黑人的奸操挑逗,娇喘着,呻吟着,扭动着身子,情水溢漾,不停地涌流出来……。
  比利叔叔见妈妈被他玩得情难自禁又极其淫美的样子,惊叹道:“真好,真美……啊…我玩过数不清的中国女人,没一个能比你这么美妙……啊……。”
  他边说边臀肌紧收,腰胯猛一用力,乌黑粗长的阴茎径直一下子操入妈妈温湿滑润的阴内……,“长驱直入”,竟一下子就将七寸多长的黑家伙直插得齐根而没。又猛地抽拨出来,在妈妈粉红柔嫩的阴蒂上上下磨蹭起来,妈妈如遭电击似的,浑身一阵乱颤,“噢——嗯”一声娇叫,一下子抱紧了身上的这个陌生黑人……。
  比利没有象其他男人似的压在妈妈硕大的乳房上,而是双手分撑妈妈胸肋两侧,两腿绷起仅以两脚前掌抵着床面,把身体的重心完全集中在妈妈的美妙肥阴处,死死地顶着妈妈的妙穴,他浓密卷曲的阴毛覆盖了妈妈整个阴部。
  随着比利叔叔的“勇往直前”,妈妈猛地紧蹙双眉并大大张开嘴,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呻吟,半天上不来气,雪白娇软的身子不停地乱颤,脸儿艳红,好长时间,她又是一阵乱颤,才娇吟一声回过气来……。
  这时,比利叔叔仍死劲地抵住妈妈的最深处,他压着妈妈因被操得太深而挺起来的的双乳,双手穿过妈妈的肩胛反扣着她的双肩,一边吻咂妈妈深深吐进她口内的舌头,一边开始了猛力的抽插奸操,只操了十来下,妈妈就被他操得“唔唔”地娇叫着,仰脸摆头,双脚用力勾住比利叔叔的腰胯,白嫩的雪臀不停地摇扭起来……。
  这黑人按住妈妈雪白娇美的身子,分开压平妈妈雪白柔嫩的双腿,随着妈妈被他奸操得的摇扭蠕动,看着妈妈一双媚眼变得惺朦迷醉的妩媚表情,猛地抽拨,复又猛地操入,妈妈的呻吟和阴部被这黑人奸操出的“噗唧…呱唧…噗滋…噗唧…”的声音越来越响,响成了一片…。
  这时,我身后的扬叔叔率先打起了手枪,边说:“上次,咱弄她到宣武教堂,和那几个老外一起操她,你们知道我射给她几回?”陆叔说:“几回?”扬叔说:“我——我给了她三回…”陆叔说:“你看她让这老黑操得多美啊,等会儿,等会我们好好玩玩她,……”。
  妈妈真的好美,她雪白的肉体仰躺在床沿上,恰巧与比利叔叔通体特黑的雄壮男体缠骑压在她身上的奸淫动作溶绕在一起,黑白分明而又溶融为一,象美丽的女神被雄猛无比的黑人角斗士纵情舞弄,展现出妈妈的无限娇美,构成了一幅极美的人间极乐图。这黑人斗士的每一下狠劲奸操,都把雄壮的生命涌溶进入妈妈雪白娇美的肉体深处,妈妈美妙无极的肉体正被这黑人奸操得越酥越软,连骨头都开始酥软了,她高雅的灵魂,正在被这黑人斗士奸操得飘向云天,溶于七彩云中,不知春天从何处来……。妈妈雪白娇美的肉体,正在床沿上展现出一幅无比美妙的“人间极乐图”……。

  前几天我听到陆叔对爷爷说,上次妈妈被他弄得特动情时,向他“坦白”,说她十三岁被我佬爷初次奸淫时就知道如何收缩阴内括约肌了。陆叔说他只是从他给妈妈找的十几个男人就看出,妈妈每次被男人弄上,还不等被让男人按倒,她下面就已经情水溢漾了,等她被男人按住后,只要她脸儿一仰,娇声一哼,她的的红粉肥阴深处就收缩起来,有时可以一次紧收数十秒钟,先是“热滑难当”接着就是“嘬、颤、哆嗦”,甚至会象“无数条热乎乎的小舌头舔弄男人的阳具”的现象,弄得那些奸操她的男人无不觉得酥酥麻麻,瘾痒难禁,不由得血脉暴涨,狂抽猛砸起来,那些男人尝到的美妙感觉真是“人间极乐”“妙不可言”,只要他们能着着实实地弄上妈妈一回,真个是“销骨蚀魂”“终生难忘”……。爷爷笑着说:“天生的,她天生就是男人的“床上尤物”,没想到她有了小孩后,脸儿总艳若桃花,里头的嘬劲儿这么大,那滋味神仙也受不了……。”
  这时,妈妈和比利叔叔“相持不动”,十来分钟过去了,妈妈再也忍不住了,突地浑身娇扭,娇滴滴的呻吟声起来,她盘在比利叔叔腰胯间的雪嫩双腿突地剪状张开了,触着电似的颤抖着,她美丽的双脚绷成了弓型,双手紧紧地搬住了比利叔叔的屁股。后来知道,这个比利玩过很多中国女人,经验极为丰富,他见妈妈被她弄得满脸都是妩媚至极的表情,深处的情水已经又热又滑涌漾溢流,浑身已经开始乱颤的样子,知道身下这个娇嫩雪白的中国美女,在昨夜和当天下午他来之前,肯定被男人着着实实地操过了,遂配合着妈妈的颤身娇扭肥蚌暗送,伴着妈妈娇羞呻吟快速地奸操了十几下,复又停住不动……。双手在妈妈雪乳上连撮带揉,复又牢牢抓紧,乘势附身动腰又接连猛抽几下,看定妈妈那双早已变得朦胧腥腥的美目,问道:“比我父亲的怎么样?”“啊——”妈妈惊异地娇叫一声,皓玉般的双臂似欲推开,又似抱紧,突地樱口微张,一阵娇喘,半天才回过神来,连羞带臊地娇嗔道:“你们……你们…好坏……”,就在这时,比利猛地一阵狠操,接着屁股左右一扭,不知怎地,妈妈突然情不自禁地浑身娇扭,雪乳乱颤,“啊…不…不要…啊…”她呻吟的声音变的无限柔情,雪白的臀部迎合着那黑人的奸操连连扭动……,妈妈来高氵朝了……。
  这时,陆叔对爷爷说,这个老黑他爸爸,不是也弄过小兰好几回了吗?”(秀兰,是我的小姑姑,爷爷的小女儿,刚16岁)爷爷哑然一笑说:“有一回是和你妹妹秀莲一起玩的,我也玩了。唉,咱家这十几个女娃哪个没被人家老外们弄过啊……”“只要她们舒服,就行啊”
  看来,妈妈被这个黑人插入后,被他用这种“突然静止”的操法给玩得不行了。再听到他说出他爸爸和自己的奸情,一下子明白了正在操着自己的黑人肯定是已经听他爸爸说了怎么奸淫自己的情景,甚至看了他爸爸和那两个老黑伙奸自己的录相带之后,才找上门来奸操自己的,过分地羞臊反而使妈妈一下子不行了,情难自禁地一下子就就来了高氵朝。
  经验丰富的比利叔叔虽然玩个“突然静止”,但也被妈妈深处热漾的情水和滑热嘬吮弄得瘾痒难禁,只是强忍着,他见妈妈酥软的身子柔若无骨,已经被他挑逗得春心荡开淫情正浓,见妈妈已经美目迷朦,嗲声娇吟,情不自禁地仰脸吐舌,满脸都是娇羞妩媚渴求奸操的表情,不由兽性勃炽,淫心大动,按住妈妈雪白娇美的身子,猛地提口气,就势“呱——呱——噗唧——呱——呱唧——噗滋——呱呱”地猛砸狠操起来……。妈妈被这黑人操得仰着脸儿,呻吟声时高时低,雪乳伴着浑身象没了骨头似的阵阵乱颤,她的灵魂又飘起来,飘到云彩上去了,她的身子酥透了,骨头酥透,她被这黑人父子联手奸淫,终于被老黑人的儿子又操得酥透了最后一根骨头……,妈妈的欢吟声自高向低回落,传到房外,飘向远远的天空……。
  我浑发热,晕晕的,不知何时,我身后没人了。黑人比利终于满身淋汗地走了。
  这时,我觉得口渴的历害,想去找水喝,突然看到爷爷陆叔和扬叔一起来到妈妈的房里,扬叔抄起妈妈软软的双腿,架到肩上,……。后来,爷爷抱着妈妈,妈妈对爷爷撒着娇,爷爷揉着她吻痕斑斑的雪乳,陆叔从后面抱紧了妈妈,左转右探地品着滋味奸操起来,妈妈又颤声呻吟起来,蜜桃红肥的阴部溢漾的淫液又发出了噗唧咕唧的水音……。妈妈和爷爷忘情地亲吻着,脸上泛出美妙微笑,红得象三月的桃花……。
  陆叔看到妈妈的妩媚表情,边用力边说:“玉茹,这黑鬼的爹棒?还是这黑鬼儿子玩得好?”妈妈“咛嘤”一声,羞得一头扎进爷爷怀里,单手反抱着陆叔的腿向后迎合着陆叔的动作,陆叔猛地一转一挺,妈妈噢嗯一声,又娇声呻吟起来………。杨叔边擦汗边对爷爷说:“得,老爷子,您这宝贝闺女被那老黑鬼的儿子又给操服了,该被那帮黑鬼“随叫随到”了……”。爷爷亲着妈妈雪白乱颤的乳房,爱怜地说:“只要黑鬼们疼我这闺女,好好玩,把她玩舒服,就好”。妈妈在迷醉中,好象听到了爷爷的话,一下子抱住爷爷,和爷爷亲起咀儿来……。陆叔每一转动,妈妈就娇吟一声,不一会儿,妈妈突然又浑身乱颤,娇喘着,又来了高氵朝……。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